追蹤
Waterfield Studio 水田部落
關於部落格
  • 772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走不出後宮陰影的兩廳院

黃總監是一個自我感覺超好的人,這一點跟當今馬總統完全是一個味兒。在她心目中自己是100分,「朕即天下」是她一切行事的準則,可惜的是跟馬總統一樣都是中看不中吃的空心蘿蔔,一進入統御領導的範疇,除了「官大手錶準」的傲慢之外,拿不出任何遠見,只會在枝微末節上咬舌頭,這是她一直以來為與她共事的主管及同仁們所鄙視的一個重要原因。沒有能力而又充滿自我感覺良好的傲慢,不也是她從立法院這個鬥獸圈敗陣下來的主因嗎? 現在,還未重新了解這20年充滿變化端的兩廳院內部人、事、物,也搞不清楚當今表演藝術圈的生態環境,她就自以為是並且迫不及待的對外發表她的政見,說出一堆卽使以文建會主委的高度,大概都未必適當的言論。一付政客的選舉嘴臉,先說先羸,竟然夸夸大談如何把高雄衛武營的法人化與已法人化的兩廳院合一,這種踰越了藝術總監的位子,卻自以為是一位行政長官所發表的公開言論,真令人為她個人的大膽捏一把冷汗,也不禁要為她未來「身分」認同混淆的問題擔心。畢竟,兩廳院是一個直接面對「市場」經營、生態環境的一個執行機構,並非政策制定的行政單位。大家要看的是她「專業經理人」的能力,不是要看她扮演一位行政長官的政治秀。要問的到底是怎樣的環境,讓像黃碧端這種如此無知卻自以為是的人幹了文建會主委失敗之後,又找她來幹兩廳院藝術總監? 黃碧端一心一念急著要與媒體對話,充分顯現出她極力只想「平反」自己從文建會被趕下台的私心。兩廳院一路走來,受盡藍綠政治干擾,將它原本應該超越政權箝制,獨立行使主權的文化功能,竟一天都沒有平靜過。對於二十多年來兩廳院在表演藝術的文化功能上,至今未見任何單位或任何人坦然面對積習成疾的問題有做檢討,更遑論實行已七年的行政法人,不但至今還沒有可依據的母法,也沒有檢討這七年來法人化的實際營運狀况與績效,因此讓兩廳院二十多年來都無法從「妾身不明」陰影逃脫出來,卻大搖大擺持續在花納稅人的錢做政治交際,公然的為掌權的政黨服務。 我們不管是陳郁秀與劉瓊淑的「董事長制」好壞,也不管是郭為藩與黃碧端的「總監制」好壞,我們關心的是兩廳院龐大的資源,是用來為政治服務?還是為台灣表演藝術生態的提昇效力?李敖說藝術滾出景美人權園區,我們則要說政權滾出藝術殿堂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